工业1
工业2
工业3
工业4
工业5
  酝酿多时的工地扬尘和VOCs排污费的征收有了实质性进展。近日,建筑工地扬尘和可挥发性有机物(VOCs)听证会在广州市环保局举行,14位听证代表一致赞成开征这两项新的排污收费,同时也对征收核算办法、费用使用等提出了建议。这也是广州首次就政府决策进行听证。
  提及污染治理,很多人往往认为应该通过行政监管的方式,强化部门职责,从而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,其实,除了监管之外,还应该采取经济手段,也就是罚款的方式,来追求更好的治污效果。根本上而言,在治污收费项目扩容的同时,还应当减少污染企业项目,减少污染排放源头,将每一分排污费用到刀刃上。
  开征扬尘排污费,广州并非首例。北京、山东、郑州等省市早已有之并付诸实行,但近一两年来这些城市一再出现的雾霾问题,又足以说明只罚不管的效果并不尽如人意,而且会加重群众和企业的负担,是一种缺乏智慧和能力的懒政行为。
  当然,如果收费真的是对排污行为起到了制约的作用,或许这倒也是好事。但是,就怕时间久了就成为了一种摆设,甚至是成为了当局者的收钱工具。因此,开征扬尘排污费还当谨防陷入只罚不管的怪圈。政府部门既要考虑如何组织群众主动积极的参与,更要制定有针对性的治霾举措和监管机制来落实。否则,仅靠开征扬尘排污费来达到治污目的也只是一种枉然。
  从实际情况来看,多数企业以赢利为第一目标,对于排污来讲也是如此,他们会算一笔成本账:国家规定的每当量污染物收0.6元,到底是更新设备、改进施工方式成本更低,还是直接交了排污费更划算?如果是后者,恐怕没有人会在减少污染上下功夫,排污费反倒会成为污染的帮凶。
  对于排污费的使用来讲,虽然规定“所收费用将全部纳入财政预算,列入环保专项资金进行管理,实行收支两条线,专款专用”,但实际上这些专款去了哪里,又如何真正起到作用,成为另一个令人担心的问题。
  相关数据显示,2003~2013年,我国累计征收排污费1700多亿元,但是如此多的钱到底用在何处,产生了什么样的治污效果,却并没有予以公开。
  另据统计显示,仅2013年,广州市就有建筑工地1386个,开工面积达6231万平方米,年排放扬尘约60万吨以上,工业VOCs年排放量达10.4万吨。相比如此巨大的排污量,每年5000万元左右的排污费能起到多大作用,效果不容乐观。
  收排污费的目的是为了减少甚至杜绝污染。但广州把排污费收上来之后,城市的施工扬尘真的会减少甚至没有了吗?恐怕不一定。而且,因为建筑企业交了排污费之后,污染就变得光明正大,可能更加无所顾忌。如果这样,那么收取排污费不但没有收到治污的效果,反倒是“漂白”了污染,这显然并非管理者的初衷。
  从制度设计上而言,广州市扩容排污收费项目,值得提倡。但是,在收支两条线的现实语境下,收固然难度不大,而如何支,则面临着不小的考验。
  根据以往的经验,在很多地方的环保部门,都存在以收定支的现象,排污收费很多都被用于部门经费,并没有真正用到污染防治上。如此,部门必然会依赖于“吃”排污费,收费越多意味着向钱看的动力越足。
  这也意味着,排污费的收取就会沦为借污敛财的工具。于是,该关闭的不关闭,该整治的不整治,甚至出现放水养鱼的怪诞一幕。从表面上看,对于污染源头的治理力度加大了,范围更广了,经济处罚数额更高了,而现实中所产生的污染或许会日益严重。
  事实上,加大经济处罚力度和范围,只是防治污染的第一步,更为关键的是,要真正实现节能减排的目标,必须真正做好减法,管理好排污费,做到开支使用透明,在收支两条线的基础上,给公众一个合理明确的交代。
  如果只是重视征收排污费,而无法倒逼企业改善生产环境,排污费也没有用在环境治理上,无异于为污染源头提供了排污的理由,排污费也就成为了赞助费。
  现在,征收排污费只是开了一张治污的药方,到底是真有疗效,还是只不过为企业开了一个可以排污的合格证,还须拭目以待。
  (袁 适)